1867年,夏威夷國王收到8頭斑鹿卻放生,一場物種入侵開始了

獨家記憶 2021/08/05 檢舉 我要評論

1867年,夏威夷國王卡美哈美哈五世收到了來自香港的一份禮物——8頭美麗的斑鹿,高興地把它們放生到了莫洛凱島。

他絕沒想到的是,僅僅過了150年,這8頭斑鹿就給整個夏威夷帶來了巨大的麻煩,它們的後代如今已遍佈莫洛凱島、瓦胡島、拉奈島、毛伊島及其它島嶼,數量達到了驚人的12萬頭以上,成為夏威夷最令人頭痛的入侵物種之一。

斑鹿,又稱白斑鹿,花鹿,原產於斯里蘭卡、尼泊爾、孟加拉及印度的森林地帶,是當地最常見的鹿種。

腹白色,身體為淺紅褐色,佈滿白色的斑點,看起來非常美麗。肩高約90公分,體重可達85公斤,壽命長約20到30年。

夏威夷原本只有兩種哺乳動物——灰白蝙蝠和海豹,波西尼亞人和歐洲人來到島上後,相繼帶來了豬、馬、綿羊、山羊、牛、老鼠、兔子等哺乳動物,對當地動植物形成了巨大威脅;

再加上夏威夷是重要的海港交通樞紐,導致世界各地的物種都隨著人類的船隻偷渡上岸,把島上那些很傻很天真的原生物種殺得雞飛狗跳,無路可逃,一個又一個不斷滅絕。

根據2017年《自然-生態學與進化》發表的一項研究,美國的夏威夷和佛羅里達州,分別是全球海島和大陸沿海地區中,入侵物種數量最多的地方。

斑鹿在夏威夷的成功可以說是外來物種入侵的典范,根據專家們的估計,僅有7000位居民的莫洛凱島上,就有約70000頭斑鹿;第二大島茂伊島則有約50000頭斑鹿;再加上其它島嶼,一共只有16000平方公里的夏威夷,至少有十多萬頭斑鹿在這個幾近天堂的地方,無憂無慮,鶯歌燕舞地愜意活著。

斑鹿之所以在夏威夷如此成功,是因為夏威夷的植物和原生動物一樣,也是生活過得太愜意了,傻傻的沒心沒肺,根本就沒進化出什麼防禦技能,比如刺啊、毒啊什麼的,讓斑鹿、野豬、山羊這些外來入侵者欣喜若狂,恣意暢享,每天都要吃到扶地走。

另外就是這裡沒有兇狠的掠食者天敵,斑鹿完全沒有壓力,連生兒育女也不選季節了,想生就生,這讓它們的發展幾乎不受限制,除了海岸線,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止它們擴張的步伐。

這就導致了斑鹿對夏威夷生態環境的巨大破壞。地上築巢的鳥兒巢穴被它們搗毀了,各種植物的綠葉和嫩芽,也是它們可口的餐點,農民的水果蔬菜甘蔗,更是一片一片被毀損,因為它們從沒覺得人類是什麼威脅,而只是鄰家的好心阿貝。

斑鹿對綠色植被的破壞,還讓夏威夷脆弱的環境雪上加霜,土壤不斷沖入大海,又導致珊瑚礁的退化。

更要命的是,斑鹿還為另一入侵物種蚊子提供食物,讓它們也發展起來,威脅人類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就是倒了,由於沒有什麼動物來享用它們,對當地脆弱的水生環境也影響巨大;斑鹿還喜歡大搖大擺穿越馬路,這對駕駛員來說也是致命的威脅。

即使對夏威夷人來說具有神聖意義,對當地供水至關重要的夏威夷特有植物,生長在高海拔森林中的多型鐵心木(夏威夷桃金娘),也受到了斑鹿的威脅。

看起來斑鹿的入侵真的是巨大問題,雖然卡美哈美哈五世被譽為卡美哈美哈王朝最後的大帝,和首任大帝受到同樣尊重,但在這點上他顯然出了昏招,給後世留下了一個巨大的難題。

既然斑鹿沒有天敵,夏威夷人民就只好勉為其難,自己出馬了,所以鹿群和獵鹿一直是夏威夷傳統文化的組成部分,尤其是在農村地區,很多家庭都有額外的冰箱來存儲鹿肉,居民的燒烤架上也經常能看到它們美味兒的身影。這是因為很多鹿的脂肪帶有一種令人不爽的味道,而斑鹿的脂肪比其它鹿要少得多,所以夏威夷斑鹿是一種非常乾淨的野味,味道介於牛肉和羊肉之間,令人垂涎欲滴。

然而夏威夷的斑鹿大多生活在私人土地上,雖然一份獵鹿許可證每年僅需20美元,並且線上就能申請到,但狩獵時複雜的手續和程式卻讓人望而生畏,以致獵鹿的效率非常低下。除了要和土地所有者達成協議外,每次狩獵獵人還得有農業部的檢查員陪同,對要捕獵的野生斑鹿進行體檢,合格後檢查員豎起大拇指說可以了,你才能開槍。

很多人可能會想,太好了,終於可以開槍了,但是且慢,還有一個規定你得遵守,那就是只能開一槍,而且出於人道主義,必須讓獵物立刻失去意識,這意味著你必須對著它的頭骨開槍。你能做到嗎?做不到就只能等到晚上,帶上軍用級的夜視鏡,甚至得動用無人機,才能找到你要狩獵的鹿,悄悄摸上去,抵著腦門開槍,才能讓它人道地失去意識。

還有,美國法律允許你把獵獲的肉類提供給任何人,但要銷售就必須經過肉檢。由於夏威夷沒有批准的鹿肉屠宰商,所以即使有專門的商業獵鹿想出售鹿肉,也只得把獵獲的鹿先運到美國本土,加工後再運回來,還有各種設備、設施、手續,很容易就讓鹿肉變成天價。

而且斑鹿也是夏威夷傳統文化的一部分,你也不能大肆獵捕,引發人們的抗議,所以後來夏威夷就有了一個方案,要在30%的重點區域內修建圍欄,保護瀕危物種免受斑鹿的傷害。而斑鹿是善於跳躍的動物,既聰明又執著,非得修建近4米高的圍欄才能完全攔阻它們,這無疑是一筆令人望而生畏的巨大投資,實施起來也困難重重。

總之入侵斑鹿現在對夏威夷來說,就是請神容易送神難,關鍵這個「神」還有很多人喜歡,怎麼送、送多少走都很棘手,更遑論還要和那麼多私人土地擁有者協商。最後還可能有法律方面的問題,因為夏威夷在被吞併之前的任何慣例,都被視為傳統生活習慣而得到法律的保護,所以你還不能把斑鹿消滅多了,改變大家的傳統習慣。

看到這裡,你可能覺得太複雜了,要是夏威夷在中國,問題就簡單多了,吃貨們分分鐘可以讓斑鹿種群回到150年前它們入侵時的狀態。嗯,你可能也和夏威夷那些原生動植物們一樣,很傻很天真了,隨著物質和文明程度的不斷提高,你現在在中國,要傷害動植物,哪怕不是野生的,付出的代價也越來越高。這是文明的進步,也希望這個星球有更多的動植物,能夠在人類這份遲來的善意中生存下來。

世界遠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你想象得簡單,說明你並沒有真正理解這個世界,理解這些生命,理解這個星球、自然和人類的法則。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