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童星郝劭文4歲身價千萬,父母當斂財工具投資失敗,重回娛樂圈直言:錢是身外之物,家人才是最重要

田雪 2021/09/02 檢舉 我要評論

花有百樣紅,人與人不同,人生路漫漫,人生還得幹,大家好,小編今天准時准點來跟大家討論了!待人處事,做人做事,都要有自己的方式和方法,最重要的是待人處事,接人待物!

生活總是多姿多彩,正向磁場帶來正向能量,人生在世,不娛樂有什麼樂趣呢?專注娛樂故事,真實感觸寫實,關注娛樂,開心妳我,小編又來了,在這個合適的時刻,帶來了合適的娛樂新聞。

童星出道的很多小演員都是非常幸運的,年紀輕輕就能走上大螢幕獲得觀眾的喜歡。他們達到的成就是很多科班出身的成年人都要奮鬥好久的,但是很多小童星長大以後都沒有小時候的成就了,其主要原因是因為演員是非常辛苦的,能堅持走這條路的本來就少,其次就是小時候的小童星往往非常的可愛,長大之後長相大不如前,觀眾們難免有些落差。

郝劭文,男,1990年1月4日出生于臺灣臺北,演員。1994年與釋小龍合作主演了朱延平導演之《新烏龍院》,扮演了一個光頭、戴墨鏡的小和尚。1996年,與鐘鎮濤、張敏、釋小龍共同主演了電影《十兄弟》。

有媒體報導,小小年紀的郝劭文靠著童星身份,早早就為家長掙下了千萬資產。

90年代台灣電影圈掀起一股喜劇風潮,由釋小龍與郝劭文合作的電影《新烏龍院》,一個拳腳了得、一個搗蛋笑鬧,搭配起來格外有效果,因此紅遍兩岸,可說是當年人氣最高的童星CP。其中當年不過4歲的郝劭文,在拍完電影後,邀約的戲和廣告如雨後春筍般不停,幾乎打開電視就能看到他的身影,然而後來曾經風光無限的童星卻突然從演藝圈消失,直到近幾年重新復出,接演戲劇!

當年郝劭文和釋小龍的合作,被稱為黃金搭檔,兩個人也一起紅了幾年。不過對于童星來說,學業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要是只顧事業不顧學業,肯定是不行的,所以為了上學,他們只能放棄原有的名氣。郝劭文的母親把他送到了學校,走一個普通人該走的路,當時媽媽覺得演員這一行幹不長久,也告訴他:「不管你現在是什麼,但是將來萬一你不想做演員,也需要有個職業。」當年媽媽給他正確的心理建設,讓爆紅的屁小孩就此放下。

根據,他那個時候還小,沒有一點金錢的概念,什麼都聽父母的,也就乖乖地走父母鋪好的路,那個時候郝劭文的片酬已經達到千萬了,他的父母卻沒有為他做好理財儲蓄,而是拿著他的錢去做投資,結果並不太好,他們投資失敗,也宣告郝劭文努力得來的收入全都付之一炬…

當時被經濟重擔壓得喘不過氣,媽媽的身心都亮起紅燈,但郝劭文也沒有灰心,邊讀書邊打工貼補家用,雖然薪水無法與當時的高額片酬相比,但是對郝劭文來說:「不同的經歷有不同的學習,不能拿錢來衡量。」可說是非常懂事的孩子。

小時候雖是大明星,但高中時他完全不介意過去的名氣,到戲院打工賣票,散戲時打掃戲院,跟多數學生一樣高中開始打工,當過廚師、也賣過冰的小弟,面對失去鏡頭聚焦的凡人生活很自然,現在不演戲時他還是平常人,一點都不會覺得不自然。

後來從淡大畢業後,他也重新回到演藝圈,家中的債務已經解決,他當時連拍電影《彈簧床》、電視劇《閃亮的日子》,以及《曾裕真師姐的故事》電視劇。他說:「我現在很知足,錢是身外之物,家人才是最重要。」

真心希望這位可愛的小童星也能在長大後活出屬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你有沒發現,童星長大後若還在拍戲沒翻紅,別管他真實生活如何,總會被添上「長殘」、「落魄」等標籤。

這些標籤,近似于給童星打上「失敗」的烙印。

為什麼會這樣?大概源于我們都太怕平凡。

作家梁曉聲到某大學舉辦講座,一名大一男生公開表示:

「 如果在三十歲以前,最遲在三十五歲以前,我還不能使自己脫離平凡,那麼我就自盡。」

梁曉聲想不明白:

做一個平凡的人真的那麼令人沮喪麼?倘若註定一生平凡,真的不如三十五歲以前自盡麼?

泯然眾人,這個略帶貶義的詞,自帶傷感,尤其讓年輕人避之不及。

可其實, 絕大多數人,都終將走向平凡。

童星「翻紅」失敗,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淒慘;一生註定平凡,同樣不必太過恐慌。

正如周國平說:

人世間的一切不平凡,最後都要回歸平凡,都要用平凡生活來衡量其價值。

感謝大家的關注,喜歡點贊加收藏,小編希望各位,所遇皆是良人,有什麽想法可以隨時跟小編交流哦。小編隨時在!

我明白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我也明白這個社會的因果關系,但並不代表我們要置身其中,關注小編,了解社會新聞,帶妳走進大家生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