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歲葉歡消失5年,長年獨居山上不婚不育「享受生活,過得比以前快樂」與視劇中兒子如親生:不結婚也很快樂

隱城 2021/09/26 檢舉 我要評論

@悅讀悅樂 願將各類感人的人文故事分享給你!用文字記錄人生百態,用故事啟發生活感悟。陪你在忙碌的生活裡,找尋動人的溫暖。

歡,原名鄭凱心,英文名Augustine,1964年3月31日出生于臺灣,著名演員,歌手。

葉歡1987年加入飛碟唱片,推出首張專輯《因為愛你》,立即以其獨特歌聲與冷豔形象走紅。從1987年出道到1994年,葉歡在飛碟唱片一共推出8張原創專輯與1張精選集。

偶爾在車廂的一位乘客手機裡聽到播放著一首20年前的老歌《相親相愛》,歌曲是當年飛碟群星最後的合作,也是偶然想起這個年華逝去已久的好聲音葉歡。 我想,大概沒幾人還記得葉歡了。

要不是見她有望在趙薇《京華煙雲》中出演角色,大眾也幾乎要忘了這個一貫扮演苦命又溫柔角色的長髮女子。

56歲葉歡曾入圍三金,之後更榮獲金曲獎最佳單曲歌唱錄影帶獎,不僅在歌壇擁有「氣質歌後」的封號,還跨足戲劇圈,在《浪淘沙》、《春花望露》的精湛演出令人印象深刻,不過近年來則鮮少曝光在螢光幕前。

私底下的葉歡喜歡獨處,現年56歲的她雖然保養得宜但至今未婚,不過她並不擔心嫁不出去,對此她曾提到:「一來是因為年紀的關係,身邊朋友大多數都結婚了,心想算了不要白費力氣,二來是我不喜歡太過刻意的安排,例如跟人吃飯、相親等活動,雖然朋友都認為這樣交不到男朋友,但我覺得無所謂,如果未來真的遇到對的人,也不排斥結婚。」。

關于感情生活,葉歡曾表示她並不是沒有人追求,反而是她沒有接受,像是之前曾有一位小12歲的男生熱烈追求,但葉歡擔心兩人可能無法順利產子,只好打消念頭。葉歡平日生活簡單,獨居在山上,感冒看醫生樣樣自己來,平時的她除了工作之外,便是將生活重心放在上課進修、上教會、以及照顧母親上,她也笑道:「很多朋友現在都被老公和孩子惹得很生氣,但我能享受到別人享受不到的生活,這樣過得很好啊!」。

雖然葉歡未婚,但卻有一個感情非常好的「兒子」,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原來當時在拍攝《春花望露》葉歡與陳謙文在戲中飾演母子,從而相識,葉歡誇道:「謙文是個很關心別人的好孩子,一向把家庭擺在第一位,讓人感到好溫暖!」,葉歡也曾透露某次遭遇行車事故,陳謙文第一時間就幫她準備水果禮盒向對方致歉,讓她感到相當貼心。

去年陳謙文在《發現亞洲好音樂》節目中大展歌喉,葉歡為此特別帶著名貴蛋糕來到現場為他加油打氣,陳謙文感動得說道:「平時就曾品嘗過歡姐親手做的料理跟雞湯,她是歌手出身,是歌壇的大前輩,我最喜歡她的歌就是《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和《放你的真心在我的手心》,常在KTV點來唱!」言談中足見兩人的好交情。

雖然至今未婚,但能找到如同家人一般的體貼晚輩,還能享受自由的生活,又何嘗不好呢~

隨著1990年的《珍惜我所有的感受》,93年《一生美麗一次》到94年《你讓我悲傷又歡喜》《愛瘋了》專輯的相繼出品,葉歡用自己溫情的聲音和歌裡那種不變的執著帶來越來越多貼切反映當代人情感問題的音樂作品,無形中附加了一種幻想與憧憬。其中《你的寶貝》:「男孩像你,女孩像我」溫馨情濃,《我要給你一個家》:「你為我失去一點自由,因為我知道我值得。我為你付出我的所有,陪著你吃苦享樂」柔情似水。與薑育恒合作一曲《天天等,天天問》更是將兩人的唱功發揮到淋漓盡致,薑育恒深沉傷感的音色配上她彌漫恬靜夢幻的韻味,讓人傾聽入神。自然不能忘記丁曉雯作詞,陳秀男作曲的《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夜裡有風 ,風裡有我,我擁有什麼,雲跟風說,風跟我說,我能向誰說。不想從前,不談未來,我為誰等待,不要你懂,不怕人說,讓愛隨風沉默」詞曲鏗鏘堅韌,激情高亢,有著強烈的震撼力。

薑育恒

蔡琴

後來,吳楚楚創辦飛碟唱片公司終于不再成為臺灣流行音樂的指標了。薑育恒痛飲著愛情的苦澀與生命的濃烈引退商界;有著寬厚嗓音的蘇芮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張雨生成就了夢想飛上月球;潘越雲終究還是無法拾回滾石時代的榮耀 ;起初平淡自然的蔡琴向美聲唱法進軍;王傑在自己獨樹一格孤獨滄桑的形象中回不了頭;羅大佑搖身一變成為擁有自己音樂工廠的老闆;遠嫁國內的千百惠再也不是那個青春誘人的咖啡館少女;齊秦從狼變成了虹,滾石是他音樂風格轉變的分水嶺;童孔被他的聲音撕裂消失,而一度叱吒臺灣樂壇的東方快車開不起來,改投EMI也沒挽回事業的頹勢;讓人瘋狂迷戀過的小虎隊成了被遺忘的角落。一場遊戲一場夢,飛碟在推出葉歡最後一張專輯《鴛鴦錦》後,與她同時銷聲匿跡了。

王傑

千百惠

「旗正飄飄馬正嘯嘯,一彎新月來相照,千里斷腸關山古道,滾滾煙塵情飄渺。乍然相逢恍如隔世,莫非前世情未了,既已相逢何忍分離,且留新月共今宵。前塵往事洶湧如潮,魂牽夢縈幾時消,狂奔天涯無處可逃,一片癡情對酒澆。不該有恨天荒地老,在天願作比翼鳥,富貴浮雲生死一笑,結伴雙飛入雲宵。」瓊瑤大戲兩個永恆之一《新月格格》的主題曲《且留新月共今宵》最終成為了我聽過葉歡所有作品的最後一首,詞寫得瀟灑,歌唱得俐落,卻總也掩飾不住裡面所含有相逢但求人長久,拼得今生萬古愁的無奈與落寞。

屬于我們的葉歡,是藍天下銀妝素裹的曠野,是冬日裡燦然恒久的暖陽。歌壇萬紫千紅,難抵一枝奇葩,人生難得有葉歡,讓我們且行且珍惜。我們揮別了這位飛碟最後的雋永歌手……

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想看更多文章?歡迎關注粉絲團 @悅讀悅樂(點擊藍色字體即可進入),願你看淡世事滄桑,內心依舊安然無恙。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