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長大有多難?幼崽期被螞蟻和螃蟹欺負,長大點被巨蟒大貓捕食,一不小心還被同類幹掉

獨家記憶 2021/08/17 檢舉 我要評論

鱷魚在自然界堪稱強者,角馬、斑馬、野牛,乃至老虎、獅子、犀牛都曾經命喪鱷口。然而,鱷魚有大有小,最小的侏儒鱷和鈍吻古鱷不過一米左右。即使是大型鱷魚,初孵雛鱷也非常弱小,而且生長緩慢。

小型鱷魚以及鱷卵、幼鱷的捕食者還是不少的,雛鱷能長大的不過九牛一毛。

鱷苗,指一歲以下的幼鱷

我們翻遍學術文獻發現, 見於記載的鱷魚被捕食事件共279起,19種研究較充分的鱷魚都有被捕食的記錄,捕食者多達184種

注意,只有見於學術文獻報導的例子才能算上,一些所謂的老鄉口述、遊客目擊是不作數的。

節肢動物捕食者:火蟻

無脊椎動物中, 至少有三種螞蟻會捕食鱷魚,其中最重要的是火蟻屬的螞蟻,大名鼎鼎的入侵物種紅火蟻和小火蟻就屬於這個屬。

在拉丁美洲原產地,火蟻經常攻佔巴拉圭凱門鱷和佩滕鱷的巢穴,在雛鱷破殼而出時一擁而上瘋狂叮咬,吃掉其中較弱的個體。在極端情況下,火蟻幾乎能吃光所有雛鱷。

入侵美國以後,紅火蟻已經吃掉了不少密西西比鱷和美洲鱷的雛鱷,並導致倖存者生長率下降、患病率增加。

紅火蟻

螃蟹偶爾也會進攻雛鱷,已知圓軸蟹和美青蟹會機會性地捕食美洲鱷的初孵雛鱷。

魚類和兩棲類捕食者:鯊魚和蔗蟾蜍

魚類捕食鱷魚多發生在水下,難以觀測,因而容易被低估。 厚唇弱棘鯻(可達半米)和紅珍珠龍魚(可達一米)都會捕食澳洲淡水鱷鱷苗,導致一些河道中鱷苗密度很低。

在澳洲北部的大河河口, 尖吻鱸、虎鯊、高鰭真鯊和露齒鯊都會進攻灣鱷和淡水鱷的鱷苗和幼鱷, 不少未成年灣鱷的尾巴斷了就是鯊魚咬的

入侵到巴布亞紐幾內亞的 短蓋肥脂鯉,會進攻灣鱷和新幾內亞鱷的鱷苗和幼鱷,有時會咬掉幼鱷的尾巴。

短蓋肥脂鯉,著名的「食人魚」鋸脂鯉是其同科遠親,可達90公分

兩棲動物捕食鱷魚的例子很罕見。在佛羅裡達一家動物園裡,兩種兇猛的大型蛙類—— 美國牛蛙和楔頭蛙都曾吞過密西西比鱷的鱷苗。世界上最大的蟾蜍—— 蔗蟾蜍沒有吞食鱷苗的記錄,但其體內含有劇毒,入侵澳大利亞後 已經毒走了不少淡水鱷,在北領地維多利亞河中,淡水鱷種群密度因蔗蟾蜍下降了77%。

爬行類捕食者:巨蟒和巨蜥

鱷魚的爬行類捕食者包括10種龜、7種蛇、14種蜥蜴和12種鱷魚。在印度北部,恒河鱉捕食過食魚鱷的初孵雛鱷。皺面長頸龜在動物園裡曾吃掉過幼年澳洲淡水鱷;在野外, 皺面長頸龜和鋸齒癩頸龜經常在淡水鱷的育幼場所附近出沒

綠水蚺纏繞凱門鱷

大型蟒蛇捕食鱷類很普遍。在南美, 水蚺就以幼年和亞成年凱門鱷為食。在非洲,大個體岩蟒(2.5米以上)可捕食侏儒鱷。入侵佛羅裡達州大沼澤地國家公園的 緬甸蟒吞了不少密西西比鱷,在11條緬甸蟒的嘔吐物、胃容物或糞便中都發現過密西西比鱷的殘骸。

在亞、非和澳洲, 巨蜥是鱷卵的主要捕食者。在辛巴威東南部,沒有母尼祿鱷守護的鱷巢有80%會在兩個半月以內被尼羅河巨蜥摧毀。此外,尼羅河巨蜥還會捕食初孵雛鱷。 巨蜥是成對協同作案的,一隻負責引開母鱷,另一隻到鱷巢裡搞破壞。

尼羅河巨蜥偷吃鱷卵

在澳大利亞北領地的麥金萊河流域, 有85%的澳洲淡水鱷巢穴被巨蜥摧毀。亞洲分佈最廣的巨蜥是水巨蜥,它是灣鱷、澤鱷、食魚鱷和馬來鱷四種大型鱷魚深惡痛絕的偷蛋賊。

同類相食&大鱷吃小鱷

鱷魚會吃同類的卵,而且大鱷魚是鱷苗和幼鱷的重要捕食者,三歲以下的個體易受到傷害。例如,尼祿鱷同類相食就很常見,11%的大尼祿鱷胃中含有小尼祿鱷或其他鱷魚的殘骸。見於報導的成年尼祿鱷吃幼鱷事件已不少於五起,有條兩米的尼祿鱷解決掉了一條一米的同類。

在南非祖魯蘭,較小的尼祿鱷會主動回避成年大鱷,它們在棲息地邊緣地帶活動,行蹤更為隱蔽。 當鱷魚種群密度高時,同類相食可調節種群密度。如在路易斯安那州,大個體的密西西比鱷(2.7米以上)經常捕食幼鱷和小個體成年鱷(體長1.2-2.1米)。

密西西比鱷同類相食

當多種鱷魚同域棲息,大的會捕食小的,從而影響後者的種群數量和空間分佈。例如, 小個子的眼鏡凱門鱷在大型的黑凱門鱷、奧利諾科鱷被人類獵盡的地方變得常見。眼鏡凱門鱷同樣也受到另一種大型鱷類—— 美洲鱷的排擠,只有某地的美洲鱷被人類獵光,眼鏡凱門鱷才會擴散到這裡。

在澳大利亞北部, 灣鱷和澳洲淡水鱷的數量呈顯著負相關,因為巨大的灣鱷會捕食體型較小的淡水鱷,而反過來成年淡水鱷也會吞食灣鱷鱷苗。作為體型最大的鱷魚, 灣鱷會限制亞洲多種淡水鱷的分佈,斯裡蘭卡的澤鱷和婆羅洲的馬來鱷其分佈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灣鱷制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